打印页面

首页 > 宁德文艺闽东诗群闽东诗人方阵 王丽枫诗选

王丽枫诗选

乌鸦飞来,我换妆

 

黑,有时是光芒,相对于黑暗

譬如乌鸦,它却让我惊喜

 

整个黎明安然不动,什么都是静止的

你们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甚至是墙上的钟表,蹒跚的步伐

 

可我是另一个我,新的一天

你们不敢打赌谁的身体属于这个时代

乌鸦的呐喊从未停止

正如我的伤疤,愈合,新生

 

乌鸦飞来,我换妆

你们可以不信我是人间最后一位

天使

 

敬意

 

所有来到我身边的事物

我对它们都充满敬意

不断地消耗自己

有一天,我不再需要这副皮囊

 

我的仇恨已被流水冲走

那曾经有过的敌视的目光

已如干果,独自爆裂

 

我躺在世间流传的一个声音里

“钟声所去的地方,钟表

并不知道,但是

钟表保留着时间的敬意

 

时光流逝,我也流逝

 

钟表店的修理师从不和外人说起

自己对时间的看法

虽然,修理师可以让时间停在

某个时刻,也可以

让死去的时间往前驱动

 

我是那个无法往回走的人

时光流逝,我也流逝

 

钟表店的修理师收放着我的两只

废表,国产的和进口的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懒得追问

 

在所有微小的事物里

 

童话里说,昙花开到一半夜会塌陷

迷人的香从不停留蕾上

它们用月光铺路,寻找长着翅膀的花房

 

浅滩上的芦苇多么轻盈

夕光一次次带走了它们的重量

它们弯腰,仅表达内心充满了敬意

 

篱笆下的蚂蚁工作了一天

它们不再向往高处,大雨来临前

领头的那一只,发出了巨大的呐喊

 

在所有微小的事物里,神明

都给出了道路,即便是无语的生活

我也能看见微光,在死亡的另一个侧面

 

我与落日

 

按照他们可以辨认的方式

落日听见了我的呼唤

我只喊一声,对着黑暗将临的世界

 

流水收回它的波光

屋脊不再需要高度

 

我爱的人,在夜里要长出白发

 

他们是那群拥有明天的人

他们不知道,我与落日的关系

如同废旧的磁铁与银针

好比忽明忽暗的

器皿,装着巨大的心脏

 

我爱的人,要去群峰的另一侧

他将扛回几条溪涧

我活着,我的眼泪都将留在那儿

 

原野

 

我没去过原野。在我三十多年的生命里

原野就是可以任意长草的地方

你们可以把家安在那儿

风吹过屋脊,那从远方赶来的马匹

有时会轻轻咬住你们的衣襟

 

那只是在原野,我愿意做你们的邻居

春日里,露珠就是潜伏的灯盏

秋凉时将有长高的孩子

伸手去抓星星,我会因此而哭泣

整夜整夜,只有那食草的马匹沉默不语

 

双鱼座

 

我并不是双鱼座的女人

但是,每一次独自站在星空下

那老旧的外套里就有

一座海洋,我能摸到一条尾巴

就像我的男人

伸过来的十根手指

 

我并不是双鱼座的女人

我在夜晚发亮,我的男人

要用小小的马车,运来结实的

器皿,它装下我的气味

而那令人陶醉的表情

他要献给星空,给无边的寂静

 

听雨的人

 

只剩雨声,临近冬日的这个上午

那些小小的雨滴要大于

飞过树梢的鸟,大于你们所能见到的

留在身体里的透明的斑痕

 

听雨的人听得见遥远的河流

把自己唤醒的声音,你们不要惊讶

雨只是路过,人类也大抵如此

 

所有可以遮蔽眼帘的事物

依旧在雨里,雨促使它们遗忘

你们痴迷已久的或者是那深恶痛绝的

都被清洗,在特定的时刻

 

听雨的人尚未找到最后一只

耳朵,你们将因它获得大地的心跳

可大地只怜悯,寄身漩涡的人

 

我的南方

 

拨开绵密的雨水,你会看到我的南方

峰峦下的屋舍有时会来到雾中

你能看见的大海波澜汹涌

依海为生的人,他的梦带着深渊里的蓝

 

树梢尖的鸟晨起时就会解下自己的

梦幻,调皮的孩童依旧玩着魔方

种子洒落于钟声里,钟声飘摇于风雨间

 

那美丽的姑娘,你不要转身去看她

她有迷人的身段,怀着果实般的相思

如果有人在深夜里突然迷路了

那最亮的灯盏,它背后就是另一座故乡

 

这是我的南方,屋檐下总站着祈祷的人

彩虹悬挂于最亮的日子,而星星

如此恬静,山坡上的泉眼也如此安详

 

 

王丽枫,女,籍贯福建福鼎,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歌月刊》《福建文学》《山东文学》《安徽文学》《福建日报》等,并入选《中国诗歌地理女诗人诗选》《2016天天诗历》等。出版散文诗歌集《站离原地的舞蹈》。

 

 

文章来源:http://www.ndwww.cn/2019/0315/11731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