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宁德文艺闽东诗群闽东诗人方阵 王世平诗选

王世平诗选

蔗农

 

我首先看见他被一片草地

挟持着,从东垅迈向西垅

把夭折的孩子重新在胚芽上

扶起,仿佛苍天的承诺

 

雾就褪下,成顷的绿帐升起

风吹低叶帘,一万把萧呈现

牧者蔗农,他将音乐的糖汁

揉进阳光和雪交织的谣曲

 

雨水里甜蜜的传送者,他相信

这一年的孩子能够顺利拔节

蔗叶的凌迟愈趋锋利,甜蜜的

哭声迭加糖的浓度与幸福的伤口

 

芸芸蔗农,多年生草本植物中,

却具有中国竹的耿直骨节

默守甘中之苦,他与蔗苗

一步一步在共赴中返回甜蜜

 

甘蔗在秋天被连根拔起

甜蜜再次渗透落叶的边缘

斫削咸涩的不能品尝的蔗尾

蔗农就是一根挺拔的中国竹蔗

 

倒吃甘蔗节节甜,多少年来

糖精照亮了心灵晦暗的泪水

我在蔗渣纸上抒写的甜蜜

一如蔗农把糖撒向苦涩的生活

 

鲜花工厂

 

一个偌大的家园罩在更大的

塑料大棚之下,然后被搬弄

空气骤然温暖起来

鲜花像少女翩然而至

 

这些提前开放的花朵

远离春天,带着催化素的容颜

病态的美,摆在一个国家的

床榻前,摧折之后

再耗尽氧气

 

鲜花工厂的机器

不会因冰冷而停止运转

一个虚拟的春天的童话

家园,在塑料大棚之下

被搬弄,未来的秋天被贱卖

 

而我依然感到寒冷,感到冬天

在噬咬着那层薄薄的塑料

我拒绝这种粉饰

拒绝饿着肚子听《后庭花》

 

你不能将令人齿寒的现实

罩在塑料薄膜中,嚼出温馨

北风啊,来得更紧些

摧毁塑料大棚,摧毁鲜花工厂

还给我家园真实的春天

 

犁铧的光芒

 

当我铺开空白的稿纸

一群鸭子还未从

某句古诗中下到春江

先锋的犁铧,早及触及

冻土微微的呼吸

 

熏过最后一袋烟

犁铧在墙上蓄足了精神

现在它的几丝锈迹

和乡土诗作坊滥觞的伤感

将被一匹巨大的黑丝绸擦净

 

我读出了犁铧的光芒

不在锋刃,一块月芽形的

铸铁,为何不需要锻打

更靠近母语,切入泥土的

挚爱,照见了春花秋实

 

粗糙的手掌,把握

并且磨砺同样闪亮的辕柄

沉默的犁铧与切碎的身影

聚集热情,在深浅适度的

土层,掀起如潮歌咏

 

那种抹不去的光芒

留在翻过来的凝土上

烫暖早春的空气和我的血液

然后又原版地流进

这首排列成沟垅的文字

 

赤子

 

一把土,布置我的骨头

一滴水,丰沛我的血液

三千里江山,从学步到行吟

我还能走出多远

五万米高空,我顶戴的草帽

罡风也无法摘落

 

从掌纹放飞的鸽哨与歌声

划破十月的蓝天,不留痕迹

我手搭凉棚,远方的麦浪

正压向天际,村庄四处散落

像您的秋果,敏感的灵犀

第一根多情的华发为您早生

 

歌谣的摇篮,我将它修好

如完整的典籍,交给子孙

这是一种命定的选择

更迭的世纪将花团锦簇

您再高悬儿时的明月

我百年之后以不灭的灯笼

 

哪里才能记录我的言说

无愧的文字 都化为韵律

跳动在一部绵长的史诗中

当您用风的手指偶然打开

九万年 我说我依然活着

在您恭坐的膝上环绕

 

王世平,福建霞浦人,上世纪80年代前后开始诗歌创作,是当时霞浦诗歌方阵主要成员。

 

 

 

 

 

 

 

 

 

 

文章来源:http://www.ndwww.cn/2019/0315/11731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