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频道外媒看宁德 [福建日报] 宁德下党乡:酿出生态“新味道”

[福建日报] 宁德下党乡:酿出生态“新味道”

原标题:下党乡,酿出生态“新味道”

福建日报 44岁的周道杰是宁德市寿宁县下党乡的养蜂大户,管理着150多箱中华蜂。25岁那年,周道杰远赴广东创业,将自家超市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但3年前,周道杰回到家乡,当起了养蜂人。下党的生态巨变,是他返乡二次创业的动力所在。

“曾经,老百姓靠山吃山,不加节制地伐木谋生,以致部分山体光秃秃一片。”周道杰说,十余年间,下党的生态图景日新月异,绿色重新成为它的底色。在下党,生态农产品共享着名为“下乡的味道”的区域公共品牌。下党乡的绿水青山间,不断酝酿着新的“味道”。

下党乡的生态觉醒

在周道杰关于下党的年少记忆中,穷是最显著的标签:“这里九山半水半分田,山多路陡,早年公路不通,到寿宁县城要走整整一天的山路。”直到1988年建乡时,下党乡仍是全省唯一的“五无乡”——无公路、无自来水、无电灯照明、无财政收入、无政府办公场所,当地群众人均年收入不到200元。

为谋生计,老百姓将目光瞄向了“祖宗山”。

上世纪90年代,寿宁县掀起了香菇、花菇培植热潮,而漫山遍野的阔叶林是重要的原材料来源。“家家户户都上山砍伐木材,一部分打成木糠用作食用菌生长基质,一部分则用于蒸菇筒。”周道杰说,每生产1000袋香菇就需要耗费约1立方米的阔叶树,“很快,部分山体就像剃光头一样被剃光了。”

“除此以外,老百姓还将木材供应给当地木材加工厂、玩具厂。”寿宁县林业局副局长刘钦说。

为此,寿宁县启动了专项整治行动,大力开展水土保持、封山育林、防火林带建设、护林宣传。“以森林防火为例,我们将其纳入了乡镇绩效考核指标,并配套奖惩机制。”刘钦说,林地面积在11万亩以上的乡镇,若森林防火工作年度考评位列全县前三名,可分别获得5万元、3万元、2万元的奖励。而排名倒数第一的乡镇,则被确定为县级森林防火综合整治乡镇。

渐渐地,生态护林的理念成为下党乡民的共识。

2013年,40岁的王灿林从厦门回到下党老家。彼时,下党乱砍滥伐的状况已大为改善,但森林火灾依然是重大生态隐患,每年火烧山不下五六次。为守护绿水青山,王灿林联合22名青壮年,集资购买消防器械,向专业消防队取经,自发成立了下党乡义务消防队。

每天午间,王灿林便带领着义务消防员,与乡里林业站工作人员一起,上山护林巡逻。让王灿林欣慰的是,几年下来,下党乡的森林火灾率降低了90%以上。来自寿宁县林业局资源站的数据显示,下党乡的森林覆盖率已从2007年的73.3%,攀升至如今的81%。

不砍树也能致富

不能砍树了,生计如何保障?下党人逐渐意识到,不砍树也能致富。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换的通道,正在打开。

周道杰是率先实践者。

“比起市场主流意大利蜂,中华蜂产的蜂蜜在市面上属于稀缺资源,每公斤售价超过200元。”周道杰说。中华蜂对生态环境的要求较高,如今,下党乡的好生态为中华蜂养殖构建了天然无公害的蜜源环境。因此,他选择了放下广东的生意,回到家乡二次创业。下一步,周道杰计划扩大养殖规模,成立养蜂合作社,通过标准化养蜂流程,带动贫困户脱贫。

生态油茶,是另一选择。

“我们引导林农改种优良品种,并辅之以标准化种植技术指导,协助构建规范的油茶林地抚育管理技术体系。”下党乡林业站站长叶盛表示,2012年,寿宁县被列为全国油茶发展重点县,当地由此探索引导构建“公司+农户+基地”的经营模式建设油茶丰产基地。

59岁的下党乡杨溪头村人吴宇林,便是其中受益者。2014年,在当地林业部门的支持下,他与6名村民联合成立了荣峰油茶农民专业合作社,新建450亩油茶示范林,并吸收本村贫困户作为雇员。“再过两年,油茶树就要进入丰产期了,按照目前行情,每公斤茶油收购价可达160元。”吴宇林说。

如今,下党乡的生态农产品,还共享着区域公共品牌——“下乡的味道”。

2014年,在省派驻村书记曾守福的策划下,下党村推出600亩扶贫定制茶园,向全国招募爱心茶园主。“在5年合同期内,茶园主以每年每亩2万元的价格认养生态茶园,每年可获得50公斤生态好茶的固定回报。这一扶贫定制模式还有了自己的品牌——下乡的味道。”福建下乡的味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叶瑞鹏表示。而今,这一模式开始走出下党,在闽东乡村开展广泛实践,“我们和下党村达成品牌授权协议,‘下乡的味道’升级为公共品牌,下党村每年可获得10%的利润收益,‘定制果园’‘定制菜园’‘定制大米’等生态农产品开始以类似模式实现城乡对接。”叶瑞鹏说。

发展生态旅游

8月11日,正值周末,下党村85号民宿里的浙江来客,享受着假期闲适时光。85号民宿所在的老房子曾历经风霜,墙体剥落、瓦片破损。几年前,民居主人王菊弟引进福州大学建筑设计院的团队,完成了老房改造。如今,85号民宿已成为下党乡的旅游地标之一。

好生态正成为下党乡的引流利器。“2017年以来,下党乡累计接待游客达20万人次以上,昔日闽东最边远的贫困乡村,如今已有7家饭店,民宿数量达到9家。”下党乡副乡长林云义表示,按照当地规划,下党乡将着力打响“清新福建·难忘下党”旅游品牌,大力发展红色旅游与生态旅游。

今年5月,福建政和县、松溪县、寿宁县,浙江庆元县的13个乡镇突破行政区划限制,共同结成乡村振兴闽浙边界联盟。下党乡便是其中一员。“13个兄弟乡镇都坐落于大山深处,优良的生态禀赋是共性所在。”林云义说,这个联盟的愿景是在产业、人才、文化、生态、乡村组织等方面开展合作,共同构建高效农业产业协同发展机制。

“去年年底,庆元县月山村通往寿宁县下党村的边界公路开通了,让闽浙边界的多个乡村旅游特色村真正连成了一线。”林云义表示,联盟的成立,将推动形成一条浙闽边界乡村游新线路。眼下,下党乡正进行乡村旅游规划,以期推出更多旅游产品。以碑坑村为例,这个极富江南水乡特色的古村落,保留着60余座老民居,其中11座历史超过百年,加之生态优良,未来或将成为闽浙边界旅游的热门地。

文章来源:http://www.ndwww.cn/xw/wmknd/2018/0816/93965.shtml